腾龙现场客服微信

24小时报道最新新闻资讯!

> 国际 > 正文

武汉体育人的“抗疫”记忆

大连门户网 2021-05-11 国际 大连门户网
原标题:武汉体育人的“抗疫”记忆

武汉体育人的“抗疫”记忆

  2021年4月,洪山体育馆内,工作人员在为活动进行搭建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梁璇/摄

武汉体育人的“抗疫”记忆

  2020年疫情期间,洪山体育馆被改造为武昌方舱医院。视觉中国供图

武汉体育人的“抗疫”记忆

  2020年3月10日,随着最后一批49名患者从洪山体育馆走出,运行了35天的武昌方舱医院正式休舱。 视觉中国供图

  去年春天,武汉洪山体育馆副馆长王慧穿过两套“防护服”,一套是普通蓝色手术服,薄薄一层,风一吹便扬起一角;一套是全副武装的医用防护服,“穿上后不敢吃、不敢喝,怕脱了浪费物资”。两套防护服相隔的一个月,是武汉这座城市的至暗时刻。

  “点亮”希望的体育馆

  若没有大型活动,平日里,洪山体育馆晚上不亮灯,但去年武汉“封城”期间,有30多个晚上,这里灯火通明。

  2020年2月3日,武汉洪山体育中心主任冯金荣接到指令,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决定连夜开建三所“方舱医院”,以缓解床位紧张的形势,洪山体育馆就是其中之一,“要求一天一夜后就能收治病人”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“方舱医院”是解放军野战机动医疗系统的一种,在各种自然灾害的应急救治中也有广泛使用。但将体育馆改建成能收治特殊病人的医院,“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”。冯金荣透露,原本体育馆已经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亚洲大洋洲拳击项目资格赛作好开赛准备,受疫情影响,比赛在1月下旬被取消,但拳台和相关比赛器材仍在场地中央,静待重启。

  适逢春节,员工放假、建筑工人返乡,没有专业人士指导,拆除器材成了腾退场地的第一重困难。“我们一边在电话里咨询器材供应商怎么拆除,一边现场摸索。”冯金荣记得,从当晚7点开始,体育中心的干部职工花了5个小时,在凌晨将全部的器材拆除清场。

  这座1986年对外开放的体育馆,为承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男子篮球比赛,刚在2019年得到升级改造。体育馆屋顶和外墙全部进行了翻新,训练馆也改为了两层,新设的地下训练馆同地上一样,层高9米多,原本放置着数张羽毛球网。

  对接方舱医院指挥部与设计方、使用方后,800个临时床位及相关配套功能房的搭建与改建同步进行,地上的篮球场馆变身第一、第二病区,地下场馆内的羽毛球网被一张张病床取代,新铺设的运动地板也被钉上钉子,立起隔板,这里是第三病区。只用了37个小时,洪山体育馆完成了从奥运资格赛比赛场地到武昌方舱医院的转换,成为武汉市第一座方舱医院。

  2020年2月5日晚8点,所有工作人员从体育馆北二门撤离,院子里布满移动CT室等功能性帐篷,约百余名确诊患者已经等在北一门外的救护车和大巴上。“确实没合眼,也没空吃饭。”冯金荣未曾料到,接下来的26天,他都将在体育馆门口5层小楼上的办公室度过。

  取暖和通风的问题蹦了出来,“当时是冬天,怕天气寒冷导致收治病患体温异常,但开启中央空调又会引起交叉感染,在增设取暖设备后,就要采用屋顶开窗的通风方式。”体育馆采用的是电动窗,钥匙锁在办公室内,王慧知道钥匙存放的位置。

  2月6日上午,王慧接到冯金荣电话时,第一批确诊患者已经住进了方舱医院。为避免医护人员与患者交叉感染,馆内被划出了“三区两通道”,即清洁区、潜在污染区、污染区,以及医务人员通道、患者通道,前往存放钥匙的办公室,王慧必须经过污染区。

  建舱初期,武汉医疗物资匮乏,医用防护服稀缺。王慧只能自制防护服,她找了件医用手术服,戴了顶蓝色手术帽,没有护目镜,她慎重地戴好自己的框架眼镜,暗示“也许可以抵挡一点(病毒)。”戴好口罩,穿过四五十米的通道,她找到钥匙交给医生,当时就解决了通风问题。

  像合力解一道谜题,每人做对一个步骤,疫情防控的效果就推进一分。来自全国各地的物资渐次抵达武昌方舱医院,痊愈的患者也陆续离开。2020年3月10日,随着最后一批49名痊愈患者走出武昌方舱医院,武汉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,这座最先开舱、最后休舱的“生命之舟”到了回归体育场馆的时刻。

TAG: 方舱1986年冯金荣

微信公众号:crjwz.com
热门标签